我的世界破碎在愚人节

作者:[zzqlc] 来源:[本站] 浏览:[679] 评论:[3]

4月1日,正值我怀孕3个月足月,就在这一天,我的世界被永远地改变了。
  
  清早,和往常一样,我和老公从慵懒的睡梦中苏醒,唯一不同的是今天他比我起身得早,因为这几天他都在为公司的一个展览会操劳,而且今天下午还要去北京出差,而我一连忙碌了好几天(为他的展览会做外援),终于可以歇一口气了。
  他去盥洗室打理自己的同时,我还是懒洋洋躺在床上,翻身去拿自己的手机,看看还没有任何的来电和短信,我顺势放下了它,随后我顺势看到另一只手机也静静地躺在那儿,是老公的手机,我下意识拿起来,也随手翻看,打开短信收件夹,我看见连续有一个相同的号码发来的消息,我随手翻开其中一条“老公,我真想有一个我们自己的家”,我的血液凝固了,因为那不是我发给他的,我从来没有发给他这样的内容,我任凭自己的心和手一样在颤抖,又往下翻,“老公,我爸爸和妈妈吵架了”,“老公,我回寝室了”。

  我不知道自己此时的脸色有多难看,然后我抬起头,发现他脸色比我更煞白地站在我面前,我几乎听不到自己的声音,因为我的声音太平静了,平静地仿若死人:“你能告诉我,这是怎么一回事吗?”
  不知道是我的样子吓坏了他,还是他要掩饰他的心虚,他忽然抱住了我,一叠声地说:“没有什么事的,只是过去的一个女朋友跟我开的玩笑……”我再傻,也不会听不出这是牵强的借口,更何况他慌乱的神色出卖了他。
  我的泪水不听话地流淌,这一刻,我听得到自己心碎的声音,我完全听不到他在反复解释着什么,也感觉不到他的手臂是怎样把我拥紧,我只记得我说了一句:“我没想到会有这一天,没想到这一天会来得这么快,也没想到你竟然也不能免俗。”
  我几乎是机械化地起身,机械化地从衣橱里拿出不知道是什么颜色的衣裙套在身上,然后机械化地洗脸、刷牙、梳头,任凭他怎样焦虑地在我身旁晃悠,我都下意识地让自己如往日般平静地做一切常规的事情。我出门,他也拎着出差的行李焦急地跟在我身后,试图和我说些什么,又似乎不知所措。我几乎当他透明般,扬手打了辆出租,绝尘而去。

  坐在车里,我又机械化地报了公司的地址,然后任凭司机驾驶,我的思绪开始如决堤的海,飞速运转……
  我们是在2001年的10月相识的,当时他是我的客户,我第一次见他时,我绝对不相信看他就是他们公司的副总,因为他看上去太年轻了,也太漂亮了,我从来没有用漂亮这个词去形容过其他男人,除了他。因为他绝对是那种妙龄少女一眼见到就会有莫名憧憬的白马王子类型的英俊男人,而那时的我已经不是妙龄少女,也有着与生俱来的自信和优越感,父母对我潜移默化的教育使我有了那种波澜不惊、内敛坚韧的气质,那年我26岁,他25岁。当时我从来没想过自己会爱上这种类型的男人,因为我一直有个观念就是大凡漂亮的男人都只有外表而缺乏内涵,我们如所有合作伙伴样很有诚意地围绕公事交往着。我们一齐合作了一个展览项目,并有了很好的收益效果,在这个项目即将顺利完成之际,我们在一起轻松吃饭的机会也多了起来,接触中,我们都发觉彼此很谈得来,从喜欢看的电影,到喜欢的时尚品牌甚至一些对人生、生活的理解都不谋而合,我从他漂亮的外表下了解到内涵,他也很惊讶我这样貌似柔弱的女子能承受悲凉的家庭境遇(我妈妈在2000年刚去世,而从我身上没有看到自艾自怨的痕迹,我爸爸的事业面临破产,而我对生活依然充满自信)。当12月的有一天,他亮着眼睛含蓄地对我说:“我想问你,你是想做我的姐姐呢,还是做我的女朋友?”,我的心在狂喜,我毫无顾虑地接受了他,因为我天生就是完美主义者,而且我自己也很优秀,长得也漂亮,先天的优越感使我自信到从不认为男朋友太优秀或者年龄比我略小一点会是负担。
  他坦诚告诉我他以前有过几个女朋友,也有一个短时期小小荒唐的生活,可是这有什么关系呢?谁没有少年轻狂的时候呢?我26岁了,也有过恋爱史,历史就是历史,取代不了现在和未来,或者我们在我们该相遇的时候相遇、相爱了,这是上天赐给我们的缘分。

  我们象所有恋人一样甜蜜地相恋,在2003年4月的时候结婚(期间恋爱1年半),婚后他一如既往地疼我、爱我,在所有旁人看来,我们都是羡煞旁人的神仙眷侣。我们两个人的事业也蒸蒸日上,我们很快有了自己的车子、房子。要说明的一点是,我是个要强独立的女孩,我从来不喜欢自己在经济上依附男人,我的收入也很丰厚,从恋爱时我就坚持AA制,直到婚后我仍然拒绝支配他的钱,因为在我意识深处有这样一个原则:女人不应该做自己爱的那个男人的寄生虫。我的独立和韧性是很多人难以想象的,记得恋爱时他问我:“你心目中理想的男朋友有什么标准?”我骄傲地回答:“首先,要积极向上,事业成功的;其次,成功归成功,不能太把我比下去,我不能让人养我,跟我差不多最好!”事实上也是这样,我对自己很有要求,包括不象平常女子一样主动打电话去“查岗”,我的矜持也曾经让他不解,他总觉得每次都是他打电话来问候我,我从未对他的工作环境有好奇心,我笑着告诉他:“你老婆就是这副德行,说我有点女权,也不过分。”

  除了工作,我们的生活也很和谐,包括性生活,我们都眷恋对方的身体,每次都有欲仙欲死的快乐,在这方面我从不禁锢自己,我在他面前释放所有女性的柔媚和性感,而他也一样很棒,每次他满足地抱着我,我们赤裸着紧拥而睡去,我感恩上天对我们的赐福。
  就是这样的婚姻,也会有触礁的一天,而且就在我决定为他生下爱情结晶的时候,我从未有过的挫败感击垮了我。我坐在车里,无神发呆,手机在口袋里疯狂振荡鸣叫,我无动于衷,不知过了多久,我开始有了意识,一种快崩溃的愤怒席卷了我,我马上有了决定:我不能这样过下去,我不能要这个婚姻了,也不能要这个孩子了,坚强如我,怎能被这样的男人打倒,我可以选择结束,不是吗?错误的就必须结束,我必须对得起自己。
  有了这样的念头,我马上接了那个狂叫不止的电话,我没有给他开口的机会,我只说:“我现在就可以和你谈清楚这件事,你选择地点。”他似乎被我稳定的声音吓住,半晌,他缓过神来,说出了他的所在地——展览馆。

  大约一个多小时后,我们就坐在展馆附近的一家小餐厅里,他紧握住我的手,眼睛里都是哀求,我冷漠地看他,冷漠地说出我的决定,如我所预料的,他将我的手握得更紧,整个身子几乎在发抖,他哀求我:“给我一个机会,我知道错了。”
  “我记得我很早就说过,其他的事情都可以不计,惟独这种事,我无法原谅,这是我的原则。”我如是说。他打了个冷战,脸色苍白得吓人,他说:“可是我还是爱你,不能失去你,现在才知道失去你有多可怕。”我的心里冷笑了,忽然有很残酷的念头在脑子里浮现,于是我说:“那你说实话,我要听的是实话,把这个笑话说清楚。”他很困难地咬了下唇,依然没有放松握着我的手,怯生生地问:“说了实话就可以给我一次机会吗?”我心里又一沉,这就代表实话会很残酷,但我此时似乎非常ENJOY这种残酷,就象《第一滴血》中兰博自己缝伤口的感受。我不语,挺了挺腰板:“你可以选择不说,我也有权选择放弃。”

  他痛苦地皱眉,然后他开始坦白,那是他众多客户中一个供应商的女儿,那个女孩才20岁,刚考进北京一所大学,是学舞蹈的,去年12月在一场行业联谊活动上认识,他说那时公司的压力很大,而我也忙着自己的事情,他不忍心再来烦我,就把这种压力愈积愈深,是他先约了那个女孩,只是因为出差时的无聊,然后,可以想象很少有女孩子能抵御象他这样外表出色的成功男人,他们就有了那种关系,开始,他很惶恐,后来见我并没有觉察,他就稍感安心了,他也很坦白地告诉那个女孩,他已经有我,而且他很爱我,不可能离开我。他们在一起的时间并不多,加起来也只有5、6次,他以为那女孩子终有一天会自己醒悟而离开他的,所以就这么一直拖着,他们之间的联系全凭手机通话或发短信。很多次他都怕我发现,悄悄把手机铃音改为振动,不想还是被我发现了。
  我很难描述我当时的感受,象活吞了一只大头苍蝇般恶心,我没想到,我认为超凡脱俗的老公,竟和所有男人一样有着猥琐的劣根性,莫非男人真的是用下半身思考的???我很不明白,他既然那么舍不得我,为什么还要与侥幸心理去出轨?那个女孩究竟有什么魔力?问他,他苦笑:“她没有什么,她还是个孩子,而你是个女人,她根本没法跟你比,不是她的问题,是我的问题,是我内心的心魔作怪。或许就是为了宣泄,或为了证明自己的魅力罢了。要我选择的话,根本不是选择你和她,而是选择要你还是要自己的思维模式,而其实我一定会选择你。”

  他继续哀求我,并且很明确的告诉我,他要我留下来,不是因为我现在有了这个孩子,而是因为他爱我,即使没有孩子,他一样会拼命企求我的原谅,因为他根本没法想象没了我的生活会怎样。
  我很茫然,我一直在想,我究竟哪里做错会让他冒这样的险来伤害我,而且还是我怀孕的时候,我没有少爱过他一天,在怀孕时也不曾冷落他,依然坚持有适量的性生活来满足他,我一直在维持自己的风度,直到把他维持到别人怀里去。也很奇怪,男人真的可以做到把性和爱分开,在他出轨的这段日子,他也依然会对我有那方面的要求,而且让我丝毫感觉不到异样和破绽。
  我忽然很灰心,看到他那种从未有过的惊慌失措我忽然很不忍心,我相信他还是爱我的,那种眼神是装不出来的。他甚至当着我的面打电话给那个女孩,在电话里告诉她,他不能没有我,他很爱自己的太太,所以要和她说声对不起,不能再继续荒唐下去。然后我听到那女孩在电话那头大哭,大声哀求他不要,大声问他为什么,他硬是说了句“非常抱歉”就挂断了电话,而后,他的手机不断狂响,5、6次之后,他不得不再次接起来,对着对方的饮泣,他说:“真的不可能的,我太太有了我的孩子了,我爱她和孩子。”然后挂断了电话。
  我麻木地听着,也觉得残酷,同为女人,我感到不忍,就不明白,男人可以这样残酷,却又是那么脆弱,他此时的脆弱是所有人都看得见的,餐厅的服务员象看怪物一样看着我们。他捧着我的脸,眼睛红了,流泪说着爱我。而我仿佛石雕,被这世界的惊变所镇住了。

  原来他那天要去北京出差,如果我没有发现他的秘密,他除了公事还有“私事”,但那天他告诉我,他不能去了,不能让那女孩了解他的行踪找到他,他不想再见到她了。接下来的几天,他象贴身保镖样跟在我身边,生怕我从他身边逃走,信誓旦旦地说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甚至还搬来他父母作救兵,他在他父母面前忏悔,让父母替他作证,见证他对我立下的誓言……

  所有人都劝我给他一个机会,所有人都让我为孩子着想,我很矛盾,我觉得经过这件事,我已经不能象以前那样去面对他,我似乎没有原来那么爱他了,他在我心目中已不完美,甚至有点可怜他,有时还有鄙视的感觉,我难道真的要为了还没出生的孩子委曲求全吗?我清楚地知道我们的关系已经回不到从前,因为在我心底里永远有个阴影占据了原来的爱,或许我太理想化了,我不能容忍缺憾,我没有办法释怀,甚至怕以后每次做爱时脑海里会出现他和别的女人的影子,我很无助,也很痛苦,孩子已经3个月大了,拿掉会不会以后影响生育?而且我身体也不是很好,30岁了,我还有多少正常怀孕的机会?可我能因为这些抛弃自己的尊严吗?我真的做不到……

全国各地区驾校
全新文章
学车视频
本站推荐
驾校一点通(www.jxedt.com)旗下平台:驾校平台教练平台陪练平台考试平台
杭州联桥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浙ICP备09002072号
58赶集集团旗下网站